沧浪之水

我不知道沧浪之水到底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我觉得应该挺美妙.
但美妙的东西往往難以馴服,可遇不可求.

在「蜜蜂的秘密生活」,偶然看到了一種馴服的方法.

在自家院子里,用河边的石头堆起一座哭墙.
墙缝里塞满了,写着伤心往事的纸条.

我也有个小院,可以收容些野花野草,再在縫隙裡塞点东西.
然后这片塞了东西的花草小院儿,就是我的滄浪之水.

我可以在小院裡放聲大哭,也可以想起小院就哭.

当哭得够多时候,我就想,去他妈的,有这功夫哭,不如照顾好自己.

然后拎着购物袋,冲进了菜市场.

这一刻,我觉得熟练的厨艺和去他妈的的精神,是两样好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