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分钟

白天装神仙
晚上神经病
日子总要过
全靠常分裂

天台上的二十分钟
自己比较容易快乐
沉浸在寒冷的夜风里
沉浸在宽广的天空下
沉浸在弯弯的月亮里
自己的情感充沛又强烈
在那短暂的二十分钟

但那不够
想要更多
不能太累
不能太花钱
不能人多
最好别有人

为啥别有人呢?
因为昨天尝试拜访朋友
当场聊了三个小时
天南地北古往今来
但回家却立刻又累又空虚
还花了一百多聚餐费
扯淡一时爽
扯完一直不爽

与之相对的是没人的尝试
盛夏在博物馆等雨停
周围的人打车走了
周围的人冒雨走了
周围的人被其他人接走了
闭馆的门柱下
寂寥无人
暴雨迷离
俺看见路灯昏黄
俺看见笛声悠扬
俺看见晒谷稻场
俺看见麦穗酒坊
一个半小时后
心满意足得淋雨回家

所以俺总结为
和真实的人类交往难免提及现实伎俩
这伎俩又难以让俺产生愉快的情感或想象
无人的秘境亘古的时光
自己的剧本只能在天涯海角上演

that’s it
隐藏在城市某个角落的天涯海角
在没人的地方开心起来
让那二十分钟闪闪发光

ps. 昨天的朋友其实在苦恼,年龄到了却还无合适男友,问俺男女欢爱到底咋回事.俺想来想去只能说,欢乐不是真实存在的,是想象出来的.如果真的想结合,就应该找个能长期将就的,处着不讨厌就行.因为那个能让你无比期待无比快乐的某人,从来就不曾存在.快乐这东西,和拉屎一样,最好完全靠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