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假期 第 0 章

海风

海浪高崖上有一片寒冷沼泽.人们的祖先从海洋的对岸沿着洋流逃难而来.祖先们在湿润的泥土里挣扎着活了下来.祖先们堆起来石头房子,垒起了过冬木材,圈养了牛羊猪马,开垦了土豆荒田.

然而祖先们的后代,却已经被沼泽上星罗棋布的陷阱折磨的毫不耐烦.晦涩的泥巴朽木怎么能理解明亮玻璃的美妙;插入海底的石灰岩怎么能似沥青道路通达.

当他站在苔藓蔓延的外婆房前,海风粗鲁的打在他的脑门上,他很能理解人们举家搬迁的热情.将窗台擦净,将地板拖干,点上煤油灯,燃起炉火,他将这里的情况报告给长官.

今天到达目标地点.实验条件勉强符合.唯一的困难是,网络获取较为困难,只能以短波形式向您报告事宜.据现场勘查,低温和霜冻使得事件发生地点原貌所幸得以保存.我已立刻启动测绘,并将数据整理与您.

但数据仅为琐碎的变量参数,引发事件的开关我暂时并无线索.城镇已冷清多年,倘若我们早几年测绘,可能会收获更多.不用感到泄气,事情的结果虽然与线索的明朗紧密相关,却同时也和我们调查的愿望强度紧密相关.祝午安.

他将报告默默打成文字,悄悄存入数据库.他成长在明亮玻璃和沥青马路的城市里,很少承受过大自然的折磨.他惊讶于炉火的微弱,外婆的房子怎么也暖不起来.海浪声里,天空阴森广袤,云朵后面似乎有光,又似乎全是暗淡.

除了寒气,一阵阵悲伤袭击着他.他害怕即使付诸代价,当初的开关依然找不找回,见也见不到.陌生的环境让他全身酸痛.

外婆的房间里还存放着他儿时的摇篮和铃铛.他把铃铛牵在手中,夜晚的海风吹得它丁丁朗朗,叫个不停.海风将吹一整夜,然后拂晓来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