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

白鸟         

登记官

调查报告显示,夫人于六月离开老宅,七月报告失踪。目前需要我做的是,将夫人登记为失踪人口承报给法庭。

我是一位档案登记官,私下也接秘密调查的活儿。毕竟能上我这里来登记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

五月

据夫人妹妹回忆,五月的最后一天是夫人的结婚纪念日。夫人很讲究细节,尤其是纪念日/生日/节日这种日子,都乐于张罗。从五月初开始,夫人不断为今年纪念日提出方案购置物品。而先生忙于工作,并未参与。好在五月的最后一周是先生休假,有整整 8 天时间可以帮助夫人筹备。

令夫人妹妹感到不祥的是,五月的最后一天,老宅里居然什么宴会也没举办,甚至饭局也没有。当然啦,这是姐姐家的事,她也不好多问。

六月

六月初,妹妹接到姐姐电话,姐姐声称要出门散心。深宅妇人心事琐碎,这也是司空见惯。

不过令我觉得诧异的是,先生对夫人外出散心的原因一概不知,只是回复说,他太忙了,觉得出门散心是夫人的自由。有任何细节可以询问管家。

当我问起,那为何要报告夫人的失踪呢?如果只是出门散心。先生的管家回复说,夫人留下口信,寻找传说中的白鸟,不再回到老宅。

管家

白鸟?什么白鸟值得三十岁的大宅夫人消失不见?

是的,大人,夫人有她自己的使命,选择寻找白鸟并离开老宅,我们也十分尊重她的意愿。管家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尊重的意思。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调查下,是哪种白鸟?可不可以购置在老宅里?或者,白鸟栖息地在哪里?这样可能会有找回夫人的线索。

我们觉得没有必要打扰夫人的追求。管家回复道。

妹妹

如果呈报失踪后,对你会有什么影响吗?我问起夫人妹妹。夫人妹妹说,夫人并没有失踪。所以不太会有影响。

我说,可是夫人已经不见踪影两个月,并且留下的口信也没有交待她的去处踪迹。根据条令,她符合建立失踪档案的标准。

妹妹再无多言,只道,她没有失踪。

夫人

提交完夫人的档案后,我让助手安排了去戏院的马车。这个时候,助手突然告诉我,夫人来了。

我赶紧让助手谎称我不在,忙不迭找戏票出门前,夫人推门进来了。真是个让人为难的女人!可恶!

后来我还是按时赶到了戏院,只不过夫人对我说的话,让我也没了看戏的心情。夫人简短得留下一句,我想登记白鸟的存在,请您准备好文书。

先生

戏院散场时,我恰好看见了先生和管家。急忙上前去,告诉了他们夫人回来的好消息。

先生不愧为名门大族,优雅而礼貌得回答道,感谢您的专业能力,帮了我们家族大忙,您以后有事需要我,恳请开口。

我目瞪口呆得接受了先生的致谢,坐着马车回到了办公室。

助手

我把这对神奇的夫妇的回合讲给,我那体贴温和足智多谋的助手。手足无措得问,那么现在怎么办?

助手想了想回答道,谁委托咱们,咱们就听谁的,反正有钱赚。

我说,难道不会得罪先生吗?助手笑了笑说,您把夫人回来的消息告诉先生时,就已经得罪啦。您愿意上老宅赔礼道歉去吗?

我想了想后,从文件柜里拿出一摞白纸,来到桌前,无可奈何得写上,”白鸟。建档。发现于 2120 年 06 月 17 日,SH 市。”

The White Birds

  • I am haunted by numberless islands,
    and many a Danaan shore,
  • Where Time would surely forget us,
    and Sorrow come near us no more;
  • Soon far from the rose and the lily,
  • and fret of the flames would we be,
  • Were we only white birds, my beloved,
  • buoyed out on the foam of the sea!

By William Butler Yeats

版权

wechat-benbear42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熊本张】

本作品版权归微信公众号 【熊本张】所有.未经许可,也可以分享至朋友圈并告诉全世界你 “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