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pua 一种宗教

人类的历史其实是一个植入理念的历史。
我现在体会到,人和动物一个不同在于,人类可以接受的外来理念植入复杂度比较高。
比如,厨师,这种技能,你无法让一只牛学会给你做饭。

图腾崇拜,巫师长老,乡长保长,论语礼记,行业协会,法规法则,都是理念的具象化。
所谓理念,就是我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发生。
但是如果发生了,我就按照约定的那样做,就是在引导自己的行为。
从千百种可能行为里,挑选一个实现。
当然,因为人类是精巧构成,其实能实现的行为不超过12种。
但从12种缩小为1种,还是很大的效率提升。

以前理念植入的场域可以是:神庙,议政厅,学校,祠堂,等等。
现在理念植入的场域可以是:饭圈,自媒体,私塾,等等。
不过大部分都是以一个人为中心,然后他向另外一个人进行植入。

这种植入,除了提升选择效率,还能聚集生产资源。
至于聚集生产资源之后要干啥,不好说…

我目前的体验是,pua也是一种植入,是提升效率的一种方法。
所以,我还挺乐意被pua的。
随着被pua的经验的积累,我又发现了一个缝隙。
就是,pua的过程中,施加方倾向于自high,以ta的世界为中心。
无形之中,ta在宣扬ta的世界时,完全看不到接收方。
一个比喻是,ta是太阳,提供能量,但小草会不会被烤死,不是ta的考虑范围。

有的小草比较倔强,会喊热。
大部分小草就直接枯萎了。
这样一片一片小草枯萎后,水土也就流失了。

两难之地在于,如果小草从0开始,盘自己的理念,它会累死。
如果小草接收天上尊贵的太阳,它会晒死。
几千年的历史检验后,累死比晒死更痛苦。
or,并没有这个检验,而是太阳希望小草相信这个理念:累死比晒死更痛苦。

那么,请问,小草到底该咋办?以及,本文想植入的理念又是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