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客栈 步非烟 摘叶飞花

画扇峰地形幽僻,山林清净,只有遥远处樵夫的歌声隐约传来,却与这缓缓脚步声相应,在林中悠悠震响着,悠远中又带着一丝阴森的寒意。阳光穿透浓密的树叶照下,碧森森的,这碧色犹如实质,沉沉地压在三人心头。脚步声越走越近,渐渐转过山径,却是两个三十多岁的道士,背上各斜背了柄宝剑,剑锷上镶了个小小的八卦图,正是武当派的标志。两道低着头,只自顾自走着,一直走到三人身边,也不抬头,向亭中行去。沈清悒素闻少林武当中人狂妄自大,今日见了,当真更比传闻厉害。不由重重哼了一声。

郭敖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柏雍却突然顿住,咦了一声,眼睛直瞪着江岸,仿佛看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此地距洞庭只有六十余里,江面开阔,时当傍晚,江岸上都是一片田地,并没有多少人,只有一位白衣女子,骑着匹青驴沿着江岸缓缓走着。白衣将她的面目全都遮住了,看不清面容,她手中拿着一支树枝,打着青驴前进。对面是一片很大的芦苇荡,苇花胜雪,远远将那白衣女子悠游的身影掩盖其中。芦苇随风轻摆,那女子渐行渐深,已看不到影子,只有几只鹧鸪不时从芦苇荡中惊起。柏雍呆呆地看着,眉头尽皆皱了起来。郭敖横了他一眼,道:怎么了?失魂落魄的?柏雍眉头极力皱着,似乎因脑袋中思维的极力波荡而巨大地痛苦着,他对郭敖的询问听而不闻,只顾自喃喃道:究竟有什么不对?究竟有什么不对?他突然转头对郭敖道:我只觉得那女子有什么极大的不对头的地方,但却看不出来是什么。你看出来了么?郭敖怔了怔,道:什么不对头?没看出来啊。柏雍痛苦地捶了几下头,道:一定是非常不对头的地方,我有预感,若是不找出来,迟早会要了我们的命!你自己先去洞庭赴会吧,我赶上去看看!

我很是欢喜。

郭敖乘舟直下,夕阳落尽的时候,已经望见了洞庭湖中的君山。山水清辉,溶金泻紫,澹荡生烟。山如水碧,水似天蓝,眼界空阔,看去极为悦目。洞庭湖乃吴楚水路交通要道,来往船只极为繁多,星帆点点,宛如云从天来。群鸟上下,又似仙列灵集。郭敖却顾不上看这些景致,眺目远望,搜索着武林大会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