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Bear vs. World

小熊仙与世界

images (1)

2021.07.07 benbear

0
Srilanka is a small island country near Indian Ocean.
It appears on one of the stamps I bought for a wechatclub as a gift.
Srilanka是一片靠近印度洋的小岛国。
它出现在一张1970年的邮票上,这张邮票是我参加一个微信读书群,作为礼物购买。

1
住在斯里兰卡的穆斯林人看完红楼梦后,会不会去打网球?
Will Muslims living in Srilanka go for tennis after reading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2
Pomacea canaliculata
100 “World’s Worst Invaders.”

3
一棵树长大实在不容易,有害虫,有细菌,有涝水,有干旱。
我们看到郁郁葱葱的树林,倘若不是原始树林,那就是人工造林。
人工造林的成本,土地+肥料+药物+人力+其他。
不明白为什么大家这么害怕死亡和生病。
本来活着平平安安,就是个工程浩大的项目,中途失败了不是很正常吗?
我到底是从哪里接收到的隐喻:人活着要平平安安,稳稳当当,这是多么沉重的工程啊!
自从学会烧掉念头后,身边隐形的念头原来如此之多,像杂草一般。
虎嗅网+全球概览,今天帮我烧掉一点关于网路平台的念头。
不看公众号,我真是选对了!

4
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这句话是个理想的方向。
当一个人不需要借助血缘/氏族/公司/系统,已经能够很好得生存,那ta就可以走上最美妙的旅途——神性。
“老死不相往来”说的就是这种社会福利。
试想一下,平常很多时间在学校/公司/组织里,最频繁索求的,不就是生存所需吗?
但是为什么又有“鸡犬相闻”呢?
这其实暗指,人类心中共同的神性。
即便我们未曾某面,即便我们甚至生在不同时代,但当我们相遇,或者我们作品相遇时,我们都能立刻感受到,相似
所谓,霍金所言的,“遥远的相似性”。

为了实现生存需要,人类已经耗费心神的进行了很多努力。
从组织关系上,穆罕穆德先知实践了穆斯林教。
从生产力上,工业革命/信息化革命实践了物质丰富。
但每一次宏大的尝试,都伴随着那么多牺牲和苦痛。
每一次的富裕都建立在尸山血海之上,绝不是夸大。

而建立在痛苦之上的福利,又能引导神性的追求吗?
至少我看到的很多结果,都是否定的。
辛苦加班后的高额回报,是用来让自我稳定/善良/平静吗?
大多数不会。

放弃追求福利,也就避免了牺牲和痛苦。
避免牺牲和痛苦,至少保留了对神性的向往。
即便无法将神性实体化,当保留对神性向往时,已经对社会有所贡献。

所以,我现在寻找的是一种 无痛法则
无痛,并不是说吃喝玩乐,或者停滞不前。
无痛是对痛苦的定义。
什么对我而言是痛苦的?
让我避免它。
比如,一次性洗完所有的碗筷是痛苦的。
那我就避免一次性洗碗。
但我可以分n次洗碗。
一次性找到人生理想是痛苦的。
那我就分n次。
一次性找到理想工作是痛苦的,
那我就分n次。

还有一个关键点:估值系统
以结果为估值的系统,杀伤力堪比化疗药物。
以过程为估值的系统,又太像不痛不痒的安慰剂。
我需要一个更为宽松,受力更加平衡的估值系统。

目前我在做的是,行为上每日1次估值,感受和idea上每天n次估值。
而在金钱和福利上,我连1年估值1次都做不到。也许是3年估值1次。
上一次金钱估值在1.5年前。

那资产估值呢?
31年来,我还从未做过。
1个正在试验的法子是,”我先预设,我已经有 1000万了,然后我会去做什么?“
就是,资产估值,我只估1次。
这1次就定标在 1000 万上。

8
重点是,意识和潜意识的掌握,像水与火的把握。
一道美味佳肴,并不在于食材要多么高级,技术要多么精巧。
美味佳肴的所有信息来自于,厨房的水(洗菜 挑选 清理)与火(烹煮 加热)。
今天此刻,你想用多少水,多少火,喂食自己?

意识不可太过强烈,否则潜意识没地方去了。
经常停下来,观察,潜意识想做的什么?
身体,是潜意识的代言人。
世界,是潜意识的代言人。
非我,是潜意识的代言人。

事实上,自我意识能够做的最好的事情,便是烧掉潜意识。
一次次烧掉,一次次再接收。
如是修行。

此网站之所以速成,很大程度上要感谢世界将贺博士带入我的世界。
朱润东介绍的日本天体物理博士坦言,仿制品比原创要轻松容易的多,因为它知道结果就在那里,是那个样子。
这个小小的网站,不过是贺博士和他导师的仿制品。

感谢贺博士。
感谢平静。

关于算命
朱润东先生介绍了 博士给我认识。 博士研究领域是天体物理学,但他撰写了这么一本小书《人的生死之谜》。这本书非常吸引人。我从头到位一页不差得读了1遍,很过瘾。这本书回答了一个长久困扰我的问题:“人要怎么活着?”

首先,命运的描述大体离不开宗教和科学。据博士观察,区别宗教和科学的界限是,用怎样的方式解释我们不可知的部分。科学利用一次又一次的实验,试图检验未知。宗教并不设计实验。比如,从来没有教会说,我们就求证下上帝到底存不存在吧?宗教的方法是,信。

信念并非绝无道理。博士以仿制药举例,发明一种药物十分艰难,因为不知道它长啥样。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仿制药就很快了,几年就能成功。这是因为,仿造者知道那种药物就在那里,就是那个样子。仿造过程中,ta无需再变化自己的信心。

通过实验去探知未知,也存在麻烦。就是,实验施加的控制变量导致了实验结论只能从变量中产生。且不论为了维持实验条件的稳定,所需耗费的心神。更摧毁实验人员心情的是,大量的设计实验,到头来只得到了 negative 的结果。而倘若做实验的机制又是,”必须得 positive“,有可能就会扭曲实验当初设定的目标。为了证明这场实验是 positive,证明所耗费心神并没有白费,”为赋新词强说愁“ 就开始了。

探索未知 + negative 结果 + positive 预期 = 幻象频发。算命就是如此。算命算的是未知 + 潜意识里人类都期待 positive,这不可避免得把他们带入幻象里。算命 = 幻象。因为真实就是 negative 的不断堆叠。

探索未知的真相是,任何人都将遭遇无穷无尽的 negative。

人怎么活着?先来看大脑怎么活着?除了吸收食物营养,定时睡眠休息,大脑最需要的是外界的刺激。在小黑屋里,屏蔽所有感觉的大脑,是会被饿出事的。高僧闭关就是,让大脑完全断绝刺激,获得无穷无尽的痛苦,从而在痛苦中悟道。火中取栗。

那么,假如真相是,大脑如果想要活得真实,它就会面临无穷无尽的负反馈。

所以,人怎么活着,可以明确为,人如何在无穷尽的负反馈里活着?

这里,贺博士探索出 2个好用的技巧。

  1. 不断烧除记忆。既然记忆90%都是负反馈,那就全部烧除。这也解释了为啥睡眠好的人,心情好。
  2. 将自我扩展为整个世界。既然我探索,得到的是负反馈。那不如让世界为我探索,得到的也是负反馈。

我自己的经验是,世界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自己不下判断。我的自主意识尽量用于烧除记忆。

至此,我已经把我能感受到的全部智慧传递给你了。
不用算命,你的命运就是无穷尽的 negative,你做的大多数事不会成功。
不过,这没关系。不成功没关系。正如死亡和病痛也没关系。
都交给世界来运转。世界干得比你好,能力比你强,也会比你自己更擅长照顾你。因为它是更广阔版本的你。它的本能是,照顾你。
你只需烧掉你昨天的记忆,准备好承载今天又长出来的记忆。
这件事,世界并不会做,只能你去干。也足够你忙一辈子了。

以上烧掉 🔥,你会有更好的灵感….